武汉近万人感染_疫情日记:一个武汉被感染医生的自述

武汉近万人感染

,他在李萍萍武汉的一家指定医院工作,讲述了在物资和人力短缺的情况下,医护人员与新肺炎作斗争的一个艰难的夜晚。经过13个小时的持续治疗,李萍萍也病倒了。此后,由于缺乏试剂盒,李萍萍不能被列入确诊病例数< br>

李萍萍向武汉市某指定医院的医务人员口述:2020年1月25日

武汉近万人感染

从1月20日成为指定医院的前夜开始,在我生病的前一周,几名疑似患者相继入院并接受治疗。第一个是一名73岁的男性病人,他作为门诊病人被送入医院。病人在家5天没有进食,也没有发烧或咳嗽。我和这个病人有过密切的接触,因为他来的时候站不起来。我与其他几名医生、护士和家庭成员联手将他抬到床上。我立即安排抽血并给他做了胸部CT。当时,他的病情相对严重,这是病毒性肺部感染的典型症状。根据当时国家卫生与安全委员会发布的最新诊断和治疗计划,他可能被确定为疑似病例。因为呼吸科没有床,他等到晚上呼吸科有床后才转身。第二个病例是一名妇女,她说自己腹痛。她说腹痛实际上是胃肠消化不良的症状。病人知道她有肺部感染。在她来找我之前,她看了呼吸科的医生。做完电脑断层扫描后,医生给了她一张住院证明。由于没有床,她想先住在我们部门来拯救国家。事实上,她有几天发烧和咳嗽的病史,但当我问她的病史时,她什么也没说。直到我检查了她的门诊病历和检查结果,她才告诉我。还有一名病人被转到我院重症监护室,黄疸的原因还有待调查。住院期间,他有发烧和肺部感染的症状,但经过一周复查后没有明显好转。病人后来被转移到另一家指定医院在接待这三名患者时,我没有三级保护,所以我穿了一件白大褂,两个手术口罩和一顶一次性手术帽。当时我院物资已经短缺,只有呼吸科、急诊科和重症医学科配有三级防护。我们是二级保护1月21日,我院被通知成为定点医院。

武汉近万人感染

第一天晚上指定医院收到了转送令,第二天,我们清空了整个医院来治疗病毒性肺病患者。那天下午,医院为我们开了一个会,讨论如何进行三级预防。然而,在当时医院设备不全的情况下,我们所有人很难做到三级保护。1月22日,医院的一些科室被改造成供大量门诊病人使用的输液室输液室可容纳约8人,一次可接待50多名患者。晚上7点,我们开始接受治疗。当时,病房还没有开放,大量病人涌入门诊和输液室并留在那里。22日晚,200名病人相继来到我身边。为了给病人注射和输液,护士们被装配线上的工作弄得筋疲力尽。一些医生和护士,只有普通的外科口罩,戴着两层,开始接待病人。一位父亲和祖母可能不知道我们已经被变成了指定医院,他们抱着孩子赶到这里,说孩子发烧40度,需要输血。那时,我们的病房里挤满了病毒性肺病患者。我担心他们三个会感染病毒,我非常想把他们赶走。我说,这里没有孩子,里面全是病毒,你快去,去儿科他们说儿科大楼关闭了。我怎么去那里由于缺乏指导方针,没有人告诉他们下一步去哪里,因为儿科大楼已经关闭。我也有孩子。我理解他们的感受并想带走他们,但是有太多的病人要处理。我真的不能走开。向他们解释完情况后,他们很快跑开了。由于缺乏路标和向导,病人有时会去医院的错误地方。一些病人、医生看了他们的电影,他们知道是肺病毒,但他们觉得自己不是别人,害怕别人走动,感染了他们。由于病人太多,我们忍不住了。护士很难停止给病人打针,也没有人帮助我们维持秩序。因此,病人和他们的家人等了很长时间后都不耐烦了。那天晚上,一名护士给病人打了一针,让病人拿着输液袋或输液瓶找个凳子坐。病人不满意并发誓,要求护士把输液袋或瓶子拿到他的座位上。另一个同事害怕病人的争吵,过去把他带到凳子上安抚他。我和我的同事注意到这种疾病发生在一月初。当时,卫生计生委的文件来检查武汉不明原因的肺炎。我们医院有一位科室主任提议设立一个特殊隔离病房。不幸的是,这一意见最终没有被采纳。临床医生非常紧张和谨慎,但当时医院供应不足。它不是一线部门,也没有为医务人员提供三级保护。急诊室、呼吸科和重症监护室等一线部门也供不应求。为了省钱,当我们穿防护服的时候,我们会在外面再穿一件手术隔离衣,这样如果手术服丢了,防护服就可以用了。曾经有一段时间,一套防护服和三名护士轮流穿。万一其中一个是潜在的感染者,那将是非常麻烦的。现在我们不需要钱,我们需要保护自己的材料。如果物资继续短缺,受感染的医疗只会增加,这也将影响诊断和治疗工作的发展。这些天我们遇到了一些不便。自1月23日10点起,武汉已经关闭,市内的公共汽车也已经停驶,这给许多医生上班带来了不便。医生也是潜在的感染者,不适合在路上行走。因此,我们联系了一些不愿意让我们住的酒店。幸运的是,好心人这些天一直在陆续帮助我们,同事们刚刚入住酒店。有些人有特殊的困难。例如,一对夫妇必须站在第一线,而孩子们没有老人的帮助。丈夫问能否让妻子在同一个班,让她在家照看孩子。外界捐赠了一些材料给武汉。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和我的同事还没有拿到。一些部门的主管为了他们下面的人,亲自联系捐赠的物资。我们的主管给了我们一批可以持续一周左右的产品,其他部门对此并不清楚。主任说,再坚持一会儿,等补给品到达战场。一些病人被送到门诊部,他们的尸体有一段时间没有被处理掉。后来,我去现场的同事告诉我,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来到现场,说这种尸体应该特别处理,让我们自己把尸体包起来。网上有些人说,有谣言说尸体已经来不及处理了。我看到它时非常生气。正常情况下不是这样。病人宣布死亡,并打电话给殡仪馆。殡仪馆会直接处理。那天我联系的一些病人,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已经不能再这样做了。其中一些是由于他们自己疾病的快速发展。氧饱和度仅超过40。这种病人呼吸衰竭,血氧饱和度无法做到这一点。吸氧是无用的,需要呼吸机。重症监护室不能接受。我们部门没有呼吸机即使有,没有呼吸科医生和护士,以前也没有指导和培训,也不会使用。

武汉近万人感染

没有套件。我在“疑似病例”停下来。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想到会去工作一天。我摔倒了1月22日,我成为指定医院的第一天,我在晚上7点开始工作。我忙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8点钟我下夜班,开始感到喉咙痛和胸闷。那天我在家休息了一会儿。中午我开始发烧和低烧,这引起了我的警觉,所以我去了附近的医院看医生。当时,我还算幸运,以为只是呼吸道感染。我去医院做电脑断层扫描,那里的病毒密度相对较高,有感染的风险。结果我拿到了考试报告。根据电脑断层扫描结果,我也“成功”现在是我生病的第三天,仍然间歇性发热、疲劳,但没有胸闷症状从我的电脑断层扫描结果来看,感染病灶不大,应该是初期阶段。这可能与当时我接触了许多病人有关,我的工作强度很高,我的抵抗力下降了。现在,我独自在家接受治疗。我妈妈每天给我做鸡汤,然后从我丈夫那里送给我。如果我想去前线,我必须与家人隔离,因为即使我没有生病,我也是潜在的传染源,我害怕感染他们。这孩子很久以前就被送走了。当我接触到这位73岁的老人时,我给他看了电脑断层扫描(ct),这是诊断标准中典型的电脑断层扫描表现,我知道他是一个疑似病例。见到他后,我打电话给妈妈,让她带她去和祖父母住在一起。现在,我妈妈每天给我发一些她的孩子的视频来鼓励我。我的宝贝现在会说:妈妈,爱你很可爱。我希望我能尽快康复,和他一起长大。我的情况不包括在官方公布的感染人数中。根据当时的诊断和治疗标准,它只能在试剂试验后确定为确诊病例。我咨询了我们医院和另一家指定医院,但没有机会做试剂测试。没有试剂盒的检测结果,就没有理由说他已经被诊断出来了。不管情况如何,他最多只能被怀疑。我不知道这种病是否真的感染了,但无法诊断的情况不是工伤,很多医务人员也应该和我一样困惑。我不知道这种特殊情况会持续多久。武汉“小汤山”医院正在建设中,物资正在运往武汉。今天,武汉宣布从1月26日起机动车将不能上路病人的数量应该减少,可能很快就会结束。我也希望很快结束。*当事人的信息有模糊处理文章|温丽红

推荐阅读

今日热点